火勺灼

半年更选手(尽量)
由于学业太忙处于透明状态
叫我阿灼就可以!当然勺子也OK
混迹于全职和恋与
目前是王夫人和周太太

【王杰希生贺】听说今日是中草堂堂主的生辰

#王杰希生日快乐!

#我流流水账

#年更选手石锤 dbq

———————————————————

(1)

中草堂,B城里一间出了名的中草药铺子。由于铺子里伙计看病的功夫也不错,所以特地赶去看病的人也不少。




但实际上,中草堂,暗地里干的是杀人的勾当。




中草堂堂主王杰希,手持灭绝星尘,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2)

G市蓝溪阁的二当家常常念叨,说明明是卖草药的,就别来掺这趟浑水,一看那堂主就不是什么好人。

站着一旁的小剑客却说:“听说近几日是中草堂堂主的生辰,我们蓝溪阁要不要同往年一样送份贺礼?”

“要送的,去年小卢你生辰的那天,不是收了一把宝剑?”坐在太师椅上的大当家一边拿起笔一边说,“少天、小卢来出出主意,给王堂主的贺礼送什么比较好?”

“杏仁饼!马蹄糕!蛋卷!还有......”




(3)

西南的百花谷,张伟刚把从集市里买的鲜花饼装进木盒就被邹远截了胡。

“生辰快乐?给谁的?”邹远问。

“给中草堂的王堂主的吧。记得前几年每到这段时间,蓝溪阁总是会包上一堆吃的快马加鞭送到B城,生怕半路上坏了。”于锋想了想说。

“那就再多包几份,不能比蓝溪阁少。”




(4)

“你们说,王堂主喝得惯吗?”

H城,兴欣掌事陈果一边包着西湖龙井一边问。

“喝得惯喝得惯,上次过来比武,他不是去城东的铺子里买了好些带回去吗?”苏沐橙提醒。

“估摸着他也快喝完了,再给他包些送给过去。”叶修含下一颗梅子,最近他的烟枪被没收了,只好借此缓缓烟瘾。

“配上这套青瓷茶具最好。”乔一帆拿出一个木盒。

“天竺山的筷子也不错。”唐柔递来一个锦盒。

“那再加几匹织锦好了。”路过的魏琛说。

“巷子口那家的藕粉超好吃!能包进去吗?”包子举手。




(4)

“听沐沐说,中草堂的王堂主要过生辰了。”楚云秀拉着舒家姐妹在S城的丝绸铺里逛着。

“老板,水绿色的来一匹。”

“颜色太嫩了?那再要一匹墨绿的吧。”




(5)

中草堂,B城里一间出了名的中草药铺子。




近几日,B城从外地赶来的马车多了好些,全去了中草堂的后门。




“听说了吗?今日是中草堂堂主的生辰。”

【周棋洛x我】Spotlight

#第一视角
#ooc预警
#垃圾文笔
#事件来自身边小可爱和她的男朋友
#你才是公众注意的中心
———————————————————

周先生其实很少喝醉酒。

在结婚之前别说酒了,就连零食他也要小心翼翼地藏起来,偶尔还会委屈兮兮地抱着零食来敲我的房门。

要么借口沈远最近查得特别严,要我帮帮他收留一下无处可归的零食,不然就只能在垃圾桶里或者在经纪人的肚子里。要么就一脸笑嘻嘻地对我说“薯片小姐最近这个新出的味道特别好吃,来尝尝看吧!”,但基本上都会被他一个人吃掉大半。

至于喝酒,我倒是在几次庆功宴上见过几次。周先生一般不怎么喝酒,他总说酒的味道太重,会熏着我。结婚之后这个借口就变成了我嫌弃他酒气太重,不给他亲亲。所以桌上的酒一般都会被沈远给挡掉,周先生偶尔喝几口应付一下赞助商和导演。

我见过其他人看世界杯配小龙虾和啤酒,但周先生不一样,他更加钟爱薯片和可乐的组合,比起屏幕上两个球队的厮杀,周先生一边吃薯片一边嘟囔“怎么又输了”或者一把抱着我激动的说“球进了!”更有看头。

但其实周先生也是喝醉过的。

是在结婚之前,那天我在片场忙着,刚好周先生过来拍广告。当时有个同事买了好些奶茶过来犒劳大家,还特地给我那杯加了奶盖。周先生正好看见了,趁大家休息的时候偷偷跑过来。

那时我们确认关系还没有多久,知道的人还不多。我想周先生大概是吃醋了,因为他瞒着我把奶盖喝得干干净净,还在杯盖上写下“周棋洛专属”。不过周先生并没有在片场呆多久,沈远在他拍完广告之后就把他拉去庆功宴了。

那天晚上,我正睡得迷迷糊糊,手机突然响起好几声周先生专属的提示音。我点开语音,听语调应该是一首歌。

但是周先生好像喝醉了,唱的字我实在听不太清楚。我让他睡觉,明天他不是还有工作么。我发过去之后他再没回我,我打电话给沈远,沈远说周先生给我发完语音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还半抱着个吉他。

后来我在听歌的时候首页推荐了一首歌,我越听越觉得耳熟。

我想我终于知道那天晚上周先生唱的那首歌了。

我觉得我应该感谢那个听歌软件,不然我不知道那个大明星周棋洛居然真的这么可爱。









后来沈远发过来的录像里,周先生抱着吉他坐在沙发上,唱着他的情话,唱着他因为喜欢我有的小情绪。


“根本藏不住你

我藏不住你

担心被别人注意 ”


可是周先生你知道吗,你也是我世界里闪闪发光的中心呀。



*歌曲来自顽童MJ116《Spotlight》

【王杰希生贺】18+1

#ooc预警
#垃圾文笔
#我王最好了!祝他生日快乐!

1.
家里打电话说,19岁生日好好过,难得新历农历在同一天,让他提前一天回家。

王杰希挂掉电话,看了眼电脑屏幕上的王不留行,拖动鼠标点了关机,按掉电源,拿起钥匙和手机,走出训练室,锁门。


2.
从夏休期开始,王杰希就留在基地没挪窝,基本上每天都按照自己定的日程来训练。上午练微操,下午看上个赛季的录像,还得把自己的擂台赛和团队赛合一块放。他是拿了个最佳新秀没错,但这并不意味着微草会因此走到最后。

有着魔术师的微草和以前不一样,这支战队因为他开始受到更多人的关注。但过于变幻的打法不仅让对手无法应对,自家队员往往也无法跟上王不留行的脚步。

王杰希是打法莫测的魔术师,但他也是微草战队的队长。方士谦曾威胁他,带领微草拿个冠军回来。虽然带着点开玩笑的意味,但王杰希不否认这也是他心里的目标。

能扛起微草的队长,不能在比赛场上过于放飞自我。这是赛季结束时王杰希告诉自己的。所以在夏休期开始时,王杰希就拒绝了方士谦和另外几位前辈出去旅游的邀请,决定在基地里闭关。

王杰希:“我不去了,王不留行需要我。”
“那你还真是个社会主义好队长啊!”方士谦虚空抹了一波眼泪,“小心食堂关门你没饭吃了。”

好在哪怕是夏休期基地的食堂也还开着,毕竟公会和技术部也没放假。王杰希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也会经常遇到一群要么囔囔着吃完回去打副本的公会骨干,要么架着眼镜讨论数据的技术宅。


3.
王杰希和看门的大爷打了声招呼,说晚上不用给他留门。之后戴着口罩推开门就往地铁站走,虽然基地和家隔得不是太远,但王杰希无法信任B市的天气以及越来越严重的路况。


4.
事实告诉王杰希,下班时间的地铁也不能随意信任。王杰希站在角落里,靠着车厢,看着面前的人群默默叹了口气。

身边有一个大概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拉着同伴在说话,正在放空的王杰希竖起耳朵听了听,居然是关于自己的十九岁生日。

选手的个人资料从来都不是秘密,尤其是对于刚拿下最佳新人的王杰希来说。早在一周前,战队官方就宣布将要在明天放出王杰希的个人采访和生日庆祝活动。采访和活动三天前就拍好交给宣发部门,而身边小姑娘谈论的,却是粉丝自发组织的生贺。

对于王杰希来说,这样的生日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他拿起手机打开微博,依着她们口中的话题一搜,屏幕上满满当当的都是自家粉丝的祝福和礼物单子。

王杰希虽然是队长,也不过就是个十多岁的少年,说不感动当然不可能。

那两个姑娘也不会想到,站在身边那个穿着白色T恤戴着口罩时不时还用感动的眼神看向她们的高个子,就是她们口中的王杰希本人。


5.
零点刚过,沙发上的手机开始不断响起提示音。王杰希看了眼,不出意外的全是亲朋好友发来的祝福。

“生日快乐,加油,微草队长。”
这是林队。
“生日快乐,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这是还在度假的方士谦。
“生日快乐,王队。”
这是微草老板。
“生日快乐!三零一一定会赢的!”
这是杨聪。
“生日快乐,下个赛季见。”
这是远在G市的喻文州。
还有一条发得特别长,不用猜也知道是上次在喻文州旁边那个话唠。
......
以及快要爆炸了的微博私信。

王杰希打开茶几上的可乐,狠狠地喝了一大口,喉咙里的刺激告诉他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一年前,他还是个微草训练营的学员,顶多是发发空间告诉别人自己成年了。而现在他坐在沙发上感动得恨不能哭成一个两百斤的傻子。

他看着手机屏幕,脑子里一个王不留行说激动什么?冷静冷静。
另一个王不留行说冷静什么这么多人给你过生日你见过没?


6.
对于王杰希来说,十九岁生日过得感动而满足。
他庆幸在自己还没有足够老成到能完美地领导微草的时候,世界给了他一个足够少年的礼物。

那个夏日,好像全世界都在告诉他

“生日快乐,王杰希。”

【恋与】抓娃娃的场合

#ooc预警
#垃圾文笔
#大概是老梗了吧……
———————————————————

【周棋洛】

“想要哪个啊?薯片小姐?”

大概是当黑客也很熟练,手指十分灵活
在娃娃机面前是指哪打哪的人才
同时也吸引老板恶意的目光

———《棋洛,老板已经盯着我们看了很久了》《等清完这一排再走嘛,我没用evol啊……》






【白起】

“唔...有点难啊。”

属于非常老实抓娃娃的类型
其实可以用evol让娃娃飞出来的!(小声)
表示对隔壁的枪战类游戏更擅长

———《学长加油,还差一点就抓起来了!》《嗯,抓到了给你。》






【许墨】

“这么想要?哪一个?”

熟练掌握抓娃娃的技巧,对娃娃的位置、娃娃的形状甚至机器的灵敏度都小有研究。

———《欸?失手了?》《这个爪太松,换一台。》






【李泽言】

“喜欢这个?真是幼稚。”

虽然嘴里说着幼稚但还是会帮你抓娃娃的类型,大概也有过在抓娃娃机面前无限投钱的练习时期。

———《你好厉害啊,是不是有偷偷练过?》《咳,没有。》

【张楚】关于泡面这件小事

#ooc预警
#垃圾文笔
#抱紧2017的大腿
———————————————————
(一)
“你一个月最多只能吃三次泡面,现在是第二次了,我帮你记着。”
这是张新杰回复的短信。

正在吃泡面的楚云秀翻了个白眼。

(二)
自从同居以后,楚云秀基本就告别了泡面和电视剧这个黄金搭档,应该说,是告别了泡面之神的庇佑。

在张新杰看来,吃泡面十分不利于身体健康,更不适合嚷嚷着要减肥的楚云秀。但他曾把泡面里所有的添加剂加上解释朗读过一遍之后,只得到楚云秀一声云淡风轻地“哦。”

至此张新杰明白了一件事,在吃的面前和女人讲道理是没有用的,至少在喜欢的食物面前是。没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那么剪剪枝桠也是好的,所以张新杰每次“扫荡”的列表里多添了一项叫做“泡面”的必做题。

但就像容许楚云秀晚睡一会儿把某一集电视剧看完一样,吃泡面这件事楚云秀依旧有着回转的余地,也就是张新杰说的“一个月最多吃三次。”

这天楚云秀嘴里痒痒,馋泡面的味道馋得流口水,趁着张新杰还没回来,撕开包装烧好开水就倒进碗里。

等待泡面泡好的五分钟里楚云秀调好了电视频道顺便发了条朋友圈

“泡面和电视剧才是黄金搭档。”

还不忘屏蔽张新杰。

(三)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我吃泡面的?你们训练又不带手机。”

“你忘了张佳乐,他训练结束后手动艾特我。”

楚云秀看着面前还剩一半的泡面,想把它倒在霸图一枝花的头上。

手机屏幕很快又亮了起来
“吃少一点。”

“你嫌我胖。”

“没有。”

呵,那男人。楚云秀把手机扔到一边,又重新拿起了筷子。

(四)
在碗里的泡面还剩面汤的时候,张新杰打开了家门,把手里的袋子递给楚云秀。

“这是给我的?”楚云秀接过,是还冒着热气的饺子。心里想着,幸好没把汤喝完。

“鸡肉虾仁,三分酱油七分醋。”

“你什么时候去买的?”

“在我让你少吃一点的时候。”

(五)
楚云秀很快又更新了一条朋友圈

“今天的水饺比泡面好吃。”

【张楚】所幸

#ooc我的锅我的锅
#垃圾文笔
#架空
#私设镖局随医张新杰和酒楼老板楚云秀
#乱七八糟的分段
#没错这次的张新杰又是个大夫(⚭-⚭ )
#一发完
———————————————————
(一)
无人敢惹的烟雨楼老板也有被绑的时候,比如现在。

楚云秀的双手被绑在身后,眼睛被黑布蒙上,嘴里还被塞着不知是哪个绑匪哪只脚的袜子。

楚云秀发誓,等她身上的麻药过了,一定取了那两人的狗命,再把刚才把她绑树上并且还趁机揩油的咸猪手剁成肉酱再晾上个三天三夜。

(二)
看起来温和的镖局随医也有撸起袖子打架的时候,比如现在。

张新杰的药筐被放在地上,挥舞着采药用的小镰刀就向两个壮汉冲了过去。

张新杰想,这两个绑匪未免太过下流,绑着一弱女子不说,还商量着如何处置,这种人就应该剁碎了入药。

(三)
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也有被一个大夫打趴下的时候,比如现在。

两个人躺在地上叫苦不迭,身上都是镰刀划出来的口子,虽然不致命,但都疼得厉害。

两人想,一个是妓院的老鸹,却带着满身的江湖气;另一个看起来不过是大夫,却和战场上的将士没两样。这票干不成,跑吧。

(四)
楚云秀在听见绑匪绑她的时候说她是妓院老鸹的时候武力值达到了顶点,什么妓院明明是酒楼,什么叫烟花苑明明是烟雨楼,这世道连绑匪都如此马虎。奈何嘴被堵住无法反驳,等自己解开双手一定教他们怎么做人。

楚老板正要用小刀划断麻绳,就听见有人走近了的动静,来人还解开了束手的绳子。楚老板在气头上,只当是绑匪发现认错了人,但该教训的还是要教训。不顾眼前还蒙着黑布,也不管来人是谁,一把小刀就挥了出去。

张新杰不过是采药时听见有人在草丛里商量着如何拐卖妇女,顺手点亮近战的技能,再顺手松开那女子的麻绳。谁知一把小刀就挥了过来,虽然他反应够快,手臂上也还是被划上一道口子。

好吧,他收回刚才觉得眼前这个人是弱女子那个想法。以及,做好事要先解开蒙眼黑布这个顺序自己怎么就忘了?

(五)
楚云秀自从回酒楼之后,频繁地往镖局送补药,据副掌柜李华说,自家老板心有愧疚。

楚云秀是真的没想到一个大夫能打趴两个壮汉,更没想到自己居然还伤了救命恩人。这要是传出去,这江湖烟雨楼老板的地位还有没有了?所以楚老板送补药的原因心有愧疚是一,想让那大夫封口是二。好在过了几天,也没听到过关于烟雨楼老板的流言。

霸图镖局里,楚老板送的补药张新杰招收不误,宋奇英却从未见他吃过,甚至连那伤口也不如何上心,粗略地裹了白纱就出镖去了。那楚老板每每看见二当家这裹着白纱的手,下次一定来得更早些。

小学徒看着二当家勾起的嘴角摇摇头,看来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六)
不过为何绑匪会找上隔壁街烟花苑的老鸹云秀是不解的,虽然人家做的是皮肉生意,但一不杀人二不放火,怎么就惹上麻烦了?最重要的是这麻烦还沾上了自己。于是楚云秀往医馆的空闲还不忘去兴欣当铺问问关于烟花苑的事情。

烟雨买卖酒菜,兴欣买卖消息。当铺的雅室里,苏沐橙给楚云秀一杯大红袍一小捧瓜子,还顺手拿下了身旁男人嘴里的烟枪,将纸条上的内容说给楚云秀听。

没想到烟花苑的老鸹也是个有情义的人,苑里姑娘被嫖客侮辱,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那人白日里被赶出烟花苑失了面子,仗着有几个小钱请了道上的人给那老鸹一个教训,结果阴差阳错绑了楚云秀。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目标自然要对准了打,气也要对准了撒。

结果烟雨楚老板刚要找人端了那人的家,就听得那人的买卖货物今日不知如何失窃了,家道中落,甚至没米下锅。

云秀听了,要撒的气消了大半,再听说是霸图的人动的手,别说气还消不消,兴致已全然不在这上头了。

(七)
从前整个霸图只有张新杰一人有补药收,偏偏当事人还放着不吃,惹得其他人眼热得不行。近日上门的除了楚云秀以外还有一众伙计,领着饭盒就来了。霸图的伙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基本上餐餐都是烟雨楼的招牌。

张佳乐一边吃一边嘟囔,说张新杰什么时候把烟雨楼老板娶进霸图,那才是真正的吃喝不愁。还说记得要把手上的伤口养好,带着伤成亲像什么话。

张新杰只是笑了笑,这可是谈判的筹码。

(八)
张新杰大概是几年来唯一一个敢于正面怼上烟雨楼老板的人了。上一次这样做的人,楚云秀一根长缨在酒楼门口舞得生风,那人被抽到再没敢踏入烟雨楼,甚至连周围的茅厕都不敢去。

据说那天张新杰一袭青衫,站在烟雨楼门口,说要让楚云秀负责。

“楚老板,这伤你认不认?”
“我不过是无意间划伤的。”
“要是伤了筋脉,我以后要怎么把脉看病?”
“不过是一道口子而已,何况都一个月了!”
“都一个月也不见好,可见楚老板下手不轻。”
“那...许你一个月烟雨楼内随便吃。”
“不如许我个娘子。”
“什么?”

“在下家传一玉镯,心想给烟雨楼的老板戴上,不知可否?”

(九)
多年后张家姑娘无意间翻到自家爹爹在外出镖时给娘亲的家书,看到了这么一段:

“所幸那天我采药路过,所幸救下你的人是我。所幸那天我站在你面前,问你是否要戴玉镯。所幸那天你站在我面前,阳光明媚,而你答应了我。”




啧,真酸。

【张楚】关于唇妆这件小事

#ooc预警
#垃圾文笔
#乱七八糟的分段
———————————————————
楚云秀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基地都很少化妆,用她的话来说,那都是自家人什么样没见过啊。

但是在其他场合总要花点妆以示尊重,所以云秀的化妆包也还是很有分量的。刚在一起的时候,张新杰不负众望地露出直男的专属疑惑脸。

“这是什么?”

“染唇液啊,好看吧?”

“好看,但是和这一个有什么区别?”张新杰拎出一支管状物体。

“那个是唇釉,持久度不一样。”

“就像这样,”楚云秀打开唇釉薄薄涂了一层,然后咬咬嘴唇顺带舔了舔“诺,颜色是不是淡了?”

张新杰没有说话,云秀想直男不一定理解,还是要比较一下他才会信。

“呐,现在我涂染唇液,”云秀卸掉唇釉,像刚才一样涂了一层染唇液,还没来得及说话,面前的男人就俯下身吻住了她,一边轻咬还一边含糊不清的说

“我试试。”




“嗯,确实,好像还更加红了?”揩油成功的某人说。

“你说呢?!”云秀咬牙。



后来

楚云秀无意间发现自家男人的购物车里居然有好几支染唇液,甚至还有几支在路上。莫不是直男开窍了?

楚云秀还来不及高兴多久突然一愣。

等等,他上次看老韩的时候眼神是什么样的来着?
他的眼睛看哪里来着?
老韩的眼神是什么样的来着?

张新杰面对自家老婆一脸怎么回事我居然被老韩绿了的表情一脸淡定的说

“只是想和你一起试妆而已,想什么。”

【张楚】关于衣服这件小事

#ooc预警
#垃圾文笔
#双十一过后不是人的产物
———————————————————

楚云秀最近迷上了吊带裙,夏天穿的那种。纯色的、绣花的、及膝的、到脚踝的,云秀如愿的把它们全放进购物车,并且如愿的下了订单。

所有拿到新衣服的女人都想马上穿出去给全世界看,拿着个喇叭站在高台上嚷嚷,告诉他们自己又美了。

在自家丈夫还在霸图训练的情况下,楚云秀展现新裙子的第一个人是苏沐橙。

在花了半个小时化妆后云秀打开了摄像头,得到沐橙的肯定后关了摄像头并顺手点开了电视剧。

于是刚回家的张新杰看见了看剧的楚云秀,准确来说,是化了妆穿了裙子嗑着瓜子看着电脑一脸认真的楚云秀。

他真的很想开个窗

或者把暖气关掉

现在确实是冬天,可是他的媳妇仿佛活在夏日的阳光里。

张新杰从地板上捡起一条裙子问
“这应该是夏装。”
“嗯。”
“你要不要解释什么?”
“唔...是你的卡。”

楚云秀穿起吊带裙当然很漂亮。栗色的波浪长发就随意的披在肩上,清晰的锁骨和光滑的肌肤,再加上纤细的腰身,值得她拿着喇叭出去嚷嚷。

但是张新杰不会把她放出去见人的,甚至不希望雄性生物看见。

云秀走到张新杰面前转了一圈
“好看吗?”
“好看,先把睡衣换上。”
“我新买的哦。”
“知道,先把睡衣换上。”
“我觉得你对这件衣服有偏见。”
“......”
“它比睡衣好看。”
“......”
“你为什么不喜欢它?”

张新杰低下头吻住穿着裙子的人
声音低沉
“因为会把持不住。”






后来

楚云秀看见吊带裙就会想起某些不可描述的回忆,默默地把它们放进衣柜的角落里。

张新杰了解到云秀冬天开暖气试裙子的灵感来自于苏沐橙某次夏天开冷气试毛衣,他扶了扶眼镜,看来要去找叶前辈好好谈谈。

【张楚】关于糖醋这件小事

#ooc预警
#垃圾文笔
#某个夜晚饿肚子的产物
———————————————————

云秀刚进烟雨的时候,也经常自己在宿舍煮东西吃的。后来当了队长,练习、比赛、复盘,忙得昏天暗地,把泡面泡出神级的水平。闲下来的时间,看电视剧都不够用,厨房也就成了摆设。

但是在外面呆久了,人就会有想家的时候。

想家,就会想家里的饭菜。

一碗热白粥,新米和江南的水煮出黏稠的温度,再加上一点点白糖,就可以把一个夜晚都吃进肚子里。

有时薯片吃腻了,云秀就会想起母亲做的凉菜。把海带丝洗净放进碗里,加上醋、糖、辣椒丝和一点点香油,通宵看剧时嘴巴就不会闲着。

等到中秋的时候,大闸蟹最是肥美。父亲从菜市买来母蟹,拿回家洗一下就放进蒸锅。等到青壳变红,就拿出来沾着酱油和醋一起吃。蟹黄肥美,蟹肉香甜。

云秀记得外婆做的糖醋排骨很好吃。排骨要瘦肉多一点的,砍成一小段一小段。糖要多醋要少,要等到酱汁熬得浓浓的时候出锅,还要撒上一小撮白芝麻才漂亮。

人嘛,总想着坐在饭桌前等着菜端到面前来。云秀以前每次想吃这些东西,只能躺在沙发上咽口水。幸好到后来,云秀有了张新杰这个长期饭票。

张新杰这人,事事都会做安排。今天明天后天煮什么菜都计划好了,但是楚云秀是个总有能力打乱张新杰计划表的人。

“新杰,昨天的糖醋排骨很好吃。”
“按计划,今天的菜应该是冬瓜丸子汤。”
“糖醋排骨。”
“丸子汤。”
“排骨!”
......
“知道了。”

那个星期,云秀没有吃腻排骨,张新杰倒是煮腻了。

好吃的东西很多,每个人都有最喜欢的,楚云秀就对糖醋有种执念。
可怜的是,张新杰认为这种执念仅限于排骨。

这一天,张新杰决定反抗。

云秀躺在沙发上一脸期待看着买菜回来的男人
“新杰,糖醋...”

“鸡翅。”
那个男人拎着袋子进了厨房。


后来,张新杰和鸡翅相处了一个星期。

再后来,糖醋丸子、糖醋鱼、糖醋里脊......






后来的后来,据霸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弹药专家回忆,那天复盘和呼啸的比赛,以严谨出名的张副队看到对面的流氓,说出了四个字

“不要糖醋。”

【张楚】赠之以芍药

#ooc我的锅我的锅
#垃圾文笔
#私设中医张新杰和芍药花精楚云秀
#乱七八糟的分段
#整理出来一次性发完吧
——————————————————
(一)
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云秀刚勉强能使一些法术。她坐在老榕树的枝桠上,看到他跌跌撞撞地走过来,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伤了。

他坐在树下,费劲的生火。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用火烧了一下,然后在脚上的伤口上画一个十字,把毒血放出来。

多半是被山里的毒蛇咬了,云秀这样想。

他又从身后的背筐里掏出几根药草,放进嘴里嚼了嚼吐出来敷在伤口上。

她就坐在树上低头看着他,看他笨拙地给伤口包扎,看他一口一口啃着干粮,看他靠着树干睡去。 她见他睡了,从树上跳下来,走近了,蹲下来细细打量这个人。

他的样貌生得很好,看起来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睡着的时候眉毛微蹙,看起来是真的很疼。穿着一身淡色的衣裳,应该是山谷里一家药铺的学徒。云秀从前在山里闲逛时,曾见过一个穿深色衣裳的白胡子老头带着一众学徒进山采药,那些少男少女穿的就是这样的衣裳。

这个家伙,大约是进山迷了路,才走到了这个地方。云秀想,索性发发慈悲,送他出去算了,正好练练刚学会的术法。

送他去什么地方好呢?送人送到底,就把他放在药铺正门好了。

她不知道的是,那个小学徒根本不是迷了路,而是半夜自己偷跑出来找珍贵的草药。第二天早上他更是被师父在门口发现,连着罚抄了好几天的医书。

(二)
等到第二次遇见他,是云秀第一次到小镇上,那时云秀已经能熟练运用法术了。
镇上的东西精致又漂亮,云秀在一家店看中了一支发簪,心想到腰的长发正好可以盘起来。

云秀把那只簪子拿在手上仔细瞧了瞧,上头居然还有一朵芍药花,更加满意了。 山上的规矩,自然是不用给钱的,她朝老板笑了笑便转身就走,那老板刚准备着收钱,一见人居然跑了,心想这贼何时也如此霸道了?连忙拉住云秀

“姑娘,这簪子不贵,十两铜钱。”

云秀转过头一脸诧异,“钱?你看我这叶子行不行?”说着还真的拿出几片老榕树的叶子放到了老板手里。

“你这丫头,诚心捣乱是不是?簪子还我!不然拉你去见官!”那老板见着被人耍了,一手抓着云秀不放,声音响亮,引得不少人侧目。

云秀何时见过这种场面,一下慌了神,这凡人怎得如此善变,刚才还笑眯眯的,转眼间这架势像要把她吃了一样。

“老板,十个铜钱而已,我帮她付。”一个身影站在云秀身旁。


(三)
云秀在小镇呆了下来,一位姓楚的卖花婆婆收留了她,云秀从此就有了姓氏,叫楚云秀。

过了几年,街尾的医馆有了位严谨的大夫,街头的花店有了位个性十足的老板娘。

云秀在小镇的生活悠闲又自在。在店里卖花,高兴了直接送人,不高兴了就是万金也别想买走一朵。有时也和苏家沐橙去听听私塾先生的课,来了兴致读读《诗经》,没了兴致看着毛笔发呆到也是常有。

最喜欢做的,是装病。

还得要街尾医馆里的张大夫才能治好。

反正是个花精,各类药材的功效云秀也能说出个七八分,什么可以吃什么不能,她心里有数。没事就头疼,拉着店里小厮让扶着就往街尾走,有时也施个法变出几道伤口一脸委屈的找上张大夫。

张大夫呢,刚开始也会陪着她演演戏,装什么病就给她开什么对应的药。后来也习惯了,每次楚云秀来的时候干脆就只听她说话,今日卖了几朵花,读了哪些书,苏家沐橙嫁去叶府的时候嫁衣有多漂亮。末了开上几幅不痛不痒的药,再目送恶作剧成功的姑娘离开。

“新杰,你知不知道茉莉花的话语?”
“忠贞、尊敬。”
“牡丹?”
“圆满、浓情。”
“荷花?”
“坚贞、纯洁。”
“那么芍药呢?”
张新杰停下写方子的手,抬头看着楚云秀

“情有所钟。”


(四)
楚云秀撇过头,脸颊浮上一层红晕,等他写完药方,急急忙忙拿了就走。

“既然脚扭了,就走慢点。”

云秀听了这话差点儿被门槛绊倒,也不回头看嘴角带笑的张大夫,走得更快了。

张新杰看着走远的楚姑娘,心想她头上的芍药簪子依旧很配她,只是没想到能厚着脸皮装病的楚云秀居然也有害羞的时候。

他唤来药铺的小学徒,让他去街头的花店里找老板娘,说药方没写完漏了一味药,让老板娘记得加。

“缺什么?”楚云秀不认为张新杰居然也会出错。
“师父说,缺了芍药。”传信的小学徒回道。

隔日,医馆前放着一盆开得正好的芍药花。

“张大夫,你还真受欢迎。”一位看病的客人说。

“没什么,礼尚往来。”


(五)
过了几天医馆传出消息,说是张大夫明日要娶妻,还是一个漂亮大方的姑娘。

当天晚上,楚云秀施了法到张新杰的房里。房里放着未点的红烛,床上铺着火红的喜被。张新杰正坐在桌前写着请帖。

“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张大夫。”

张新杰站起来,拿着绣着龙凤的红盖头盖在面前气急败坏的姑娘头上。

“我记得,你那天读的《诗经》。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
我送了你发簪,你赠了我芍药。
在你刚来那天,我就定了你。哪里还有快过门的姑娘,只有面前顶着红盖头的楚云秀。”

“所以,这些红妆是为我准备的?”

“我也是为你准备的,张夫人。”


(六)
后来,一路红妆从街头到街尾,街头花店里漂亮大方的姑娘嫁给了街尾医馆严谨的男子。

“你知道我是谁吗?”楚云秀忍不住问。
“知道,那天晚上你很漂亮。”
“我每天都很漂亮。”
“我在榕树下遇见你的时候最漂亮。”
新郎掀起新娘的红盖头,一字一句的说

“天将芍药赠我,我必终身不负。”





当了张夫人多年的楚云秀有天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新杰啊,如果那天晚上我没有去找你怎么办?”

正在给自家孩子开药方的张大夫回道
“那就只能强娶了。”











熬了好久终于写完啦(´͈ ᵕ `͈)
那个花语我是百度来着的,错了的话不想背锅。( ˘・з・)
我觉得秀秀就像芍药一样啊,既没有牡丹那么富贵,也不会像荷花那样清纯。我的印象里那个留着波浪卷发的姑娘,喜欢看电视剧,随性地过自己的生活。
我真的好喜欢她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吧
还是希望大家看的开心ꉂ(ˊᗜˋ*)